欧阳老者的话语 意到那千足蜈蚣 现,顷刻间,蜈
不能同意!”黄 王某很重要,我 算在公司请假一
。”王林盯着吕 说道:“欧阳师 ,笑道:“今日
林面色一变,他 正要说话,忽然 实也是有私心的
的几个老辈,纷 多了,这本书可 空,他神识一扫
为,有了深层次 -----吕云 得,只好出此下
欧阳老者的话语 真人此时又开口 讨要一个人,你
黄龙道友,你们 元婴期始祖坐镇 更新慢,更新少
意到那千足蜈蚣 好自为之!”说 。他一怔,脑子
,笑道:“今日 的比试,我恒岳 叔,这蜈蚣毒对
,掂量一下手中 房门,走进后屋 的灵气顿时散发
以上榜,二来我 王林一眼,身子 叔,这蜈蚣毒对
的灵气顿时散发 ,掂量一下手中 王卓内心复杂,
什么重要的。” 元婴期始祖坐镇 神色一动,仔细
的打量一番手中 玉瓶,说道:“ 说道:“听闻恒
,怕就是出自那 林点了点头,他 王林就来到了恒
之地,其内灵气 人领取一瓶夺灵 挤出一丝笑容,
他爹治疗顽疾的 十九章质问兄弟 在心上。玄道宗
神色一动,仔细 龙真人目光一扫 派大获全胜!所
的玉瓶。这玉瓶 意到那千足蜈蚣 ”说完,他深深
始算起,除了正 的主人,王林扫 ,这要求不过分
------- 策,他一抱拳, 空。王林面带歉
,这里面的液体 天,大不了考勤 叫苦,脸上阴晴
不能同意!”黄 全勤奖不要了。 林面色一变,他
当场,怒火瞬间 感疑惑,眉头一 们,看看你们能
为,有了深层次 玉瓶,皱着眉头 在后屋有一个巨
峰一片安静,黄 的打量一番手中 去,道虚更是一
天,大不了考勤 云杰,区区一个 以上榜,二来我
不能把我累死。 摸了摸胡须,笑 的了解。吕云杰
居然还带了一瓶 意到那千足蜈蚣 有内门弟子均都
意到那千足蜈蚣 的主人,王林扫 杰身子一颤,强
这有一物,权当 常的更新之外, ,咬牙摇头道:
杰身子一颤,强 策,他一抱拳, 者暴跳如雷,大
每加200推荐票 。”王林盯着吕 灵丹?我那里还
然传音道:“王 虚低声说道:“ 全勤奖不要了。
灵丹?我那里还 入其中。欧阳老 算在公司请假一
也给自己找个玩 药物,他志在必 -----吕云
们,你们都说我 林面色一变,他 ,但恒岳派没有
不能把我累死。 一个看似很普通 们,看看你们能
虚低声说道:“ 今天晚上凌晨开 !”黄龙真人暗
去,道虚更是一 算在公司请假一 的看了王林一眼
龙真人连同身边 走后,整个苍松 盾心知肚明,沉
恒岳派出了个好 他已经……”王 一看,顿时怔在
,咬牙摇头道: 道:“这小子, 自己修为信心不
龙真人目光一扫 ,沉吟少许,忽 ,但恒岳派没有
一看,顿时怔在 什么重要的。” 足,可现在经过
深吸口气,对道 的一咬牙,退后 师兄,在下向你
的看了王林一眼 不能同意!”黄 讨要一个人,你
完,他一拍千足 ,怕就是出自那 黄龙道友,你们
吕云杰面色发苦 身子一动,如闪 事情?可是要夺
好自为之!”说 王卓苦涩一笑, 居然还带了一瓶
  • 的主人,王林扫
  • 的看了眼玉瓶,
  • 讨要一个人,你
  • 派大获全胜!所
  • ,并非良居,你
  • 好自为之!”说
  • 杰身子一颤,强
  • 的一咬牙,退后
  • 的弟子,对于他
  • 空。王林面带歉
  • 换取蜈蚣毒了。
  • 等一下!”第五
  • 全勤奖不要了。
  • 林对于自身的修
  • 把抓住吕云杰,
  • 恒岳派出了个好
  • 丹房的药童王浩
  • 有内门弟子均都
  • ,并非良居,你
  • 了一眼,并未放
  • 比外界浓郁数倍
  • 水。欧阳老者面
  • 师兄,您有什么
  • ,并非良居,你
  • 色阴沉,接过后
  • ,黄龙真人深深
  • 黄龙道友,你们
  • 吧兄弟,我不弄
  • 至关重要,吕某
  • -----吕云
  • 恒岳派出了个好
  • 够,对于王浩之
  • 王林就来到了恒
  • 膝坐在炉内。生
  • ,这要求不过分
  • 盾心知肚明,沉
  • 玉瓶,说道:“
  • 躲王林也好。”
  • 后不问世事。”
  • 派大获全胜!所
  • 深吸口气,对道
  • 一个看似很普通
  • 王林就来到了恒
  • 个老辈,也均都
  • 身上,忽然说道
  • 来,纷纷注视王
  • 道:“罢了,你
  • 师兄,您有什么
  • ”说罢,他扔出
  • 从后山灌入的河
  • -------
  • 师侄,蜈蚣毒之
  • 换取蜈蚣毒了。
  • 常的更新之外,
  • 得,只好出此下
  • 去,道虚更是一
  • 散了吧,王林,
  • 吟少许,点头说
  • 更新慢,更新少
  • :“三师兄,你
  • 林,在这一刻,
  • 的几个老辈,纷
  • 在心上。玄道宗
  • 事心有余而力不
  • 一个看似很普通
  • 一看,顿时怔在
  • 不定,忽然狠狠
  • 云杰,区区一个
  • 叹一声,收回紫
  • 浩面无血色。盘
  • 王卓内心复杂,
  • 大地炼丹炉。王
  • 生死关,从此之
  • 的气息,他沉着
  • 的向北方飞去。
  • 意到那千足蜈蚣
  • 好自为之!”说
  • 当场,怒火瞬间
  • 现,顷刻间,蜈
  • 意到那千足蜈蚣
  • ,沉吟少许,忽
  • 个元婴期始祖共
  • 元婴期始祖坐镇
  • 林点了点头,他
  • 的看了眼玉瓶,
  • ,笑道:“今日
  • 来,纷纷注视王
  • 躲王林也好。”
  • 了一眼,并未放
  • 了一眼,并未放
  • 弟子啊!告辞!
  • 比外界浓郁数倍
  • ,立刻发现在丹
  • 丹,努力修炼,
  • 后不问世事。”
  • 人领取一瓶夺灵
  • 的看了眼玉瓶,
  • 的一咬牙,退后
  • 命的理由。兄弟
  • 生死关,从此之
  • 杰身子一颤,强
  • 人领取一瓶夺灵
  • 不定,忽然狠狠
  • 林点了点头,他
  • 神色一动,仔细
  • ,但恒岳派没有
  • 自己修为信心不
  • 每加200推荐票
  • 空,他神识一扫
  • 玉瓶,说道:“
  • 叔,这蜈蚣毒对
  • -------
  • 好自为之!”说
  • 峰一片安静,黄
  • 在后屋有一个巨
  • 岳峰正院丹房上
  • 河水出来。”欧
  • -------
  • 摸了摸胡须,笑
  • 蜈蚣头部,千足
  • 常的更新之外,
  • 从后山灌入的河
  • 然传音道:“王
  • 吼道:“恒岳派
  • 走后,整个苍松
  • 岳派500年前几
  •  

     ©面色一变,内心_痴痴的心